万发彩票|平台%

毕竟年纪大了这守个城比那和敌将单挑大战也不

  对于孙翊也没谦虚去说什么不敢又是什么什么的,本来他这个人也不是什么谦虚的人。说起来有那么一点儿狂,还倒是真的。而张辽也是一样儿,不过却不是因为他狂傲,显然这个他是没有的。说起来还是他和孙策之间的关系,要是鲁肃这么说的话,他就会谦虚几句,可是换成了孙策,显然他是没什么话了。
 
    孙策说完后,看两人也没什么动静,他就在心里暗笑。说实话,这一切都是尽在不言中了,这算是他所料之中的。毕竟一个是他亲弟弟,另一个也算是认识不短的时日了,说起来为了能让张辽拜自己为主,孙策还真是,对他进行了不少的了解,要不然,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成功。其实就这样儿,知道今日,也没成功,所以孙策知道,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他也没对两人多说什么,只是对曹仁说道:“子孝将军难道就不说两句?”
 
    曹仁一听,是心里暗骂孙策,心说你孙伯符纯粹是看我笑话!
 
   
 
    他这个时候,心里是这个憋屈,本来心中甚为不满,可表面儿却还得跟没事儿人儿似的,半点儿不满的情绪都不能表露出来。
 
    说实话,对于和孙策打交道,曹仁还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面子。毕竟那全兖州军和自己主公的面子,那才是最为主要的,至于说自己的面子,那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孙策给曹仁的感觉就是。不单单是自己没有什么面子,己方更是没面子,那么自己主公又有什么面子?
 
    所以曹仁是心生不满,对他来说。自己面子无所谓了,毕竟你孙策身份地位,都不是我曹子孝所能比的。可你这么不给己方面子,那不就是不给自己主公面子吗?所以对此,曹仁是特别不爽。可他却还不能多说,因此也只能是憋在心里了。
 
    所以他就只能是暂时在心里头暗骂孙策不地道、不讲究、不厚道等等。曹仁毕竟也是有身份的一个,所以要让他直接骂娘什么的,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别看是在心里暗暗骂,可和嘴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这个时候孙策都问到这儿了,曹仁自然是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那不开玩笑吗。就像曹操跟曹仁说话一样儿,他可能一句话都不说吗?可虽说孙策不是曹操,但是两人毕竟身份地位,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所以曹仁是硬着头皮说道:“孙将军。这贵军今日作战比较突出,确实是我军需要学习的!”
 
    对此,曹仁这时候也只能是这么说了。这虽说不是他的心里话,但怎么说呢,至少曹仁心里清楚,自己不这么去说,还能怎么说?自己虽然是不知道他孙伯符的用意,可显然,他是没想让自己好过。那么自己对此,能反抗?还是能如何?
 
    反正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虽说曹仁没认为自己就是小胳膊,而孙策就是大腿,可是相比之下,自己确实不能去和孙策比就是了。如果自己身为地位比他孙策高。哪怕就是一样儿,那么估计他孙伯符都不会如此和自己说话。
 
   
 
    孙策一听,便是一笑,其实真说起来,他确实没有什么嘲笑曹仁的意思。但是也得承认,孙策也没什么太好的心思。他当然知道曹仁的一些想法。哪怕孙策是个武将,可其人都超过其父孙坚,这么些年,更是大有长进,所以自然不是什么易与之辈了。哪个当主公的是好对付的呢,所以……
 
    此时他再次对曹仁说道:“子孝将军这却是过谦了,说起来,我们双方其实是相互学习,相互学习!”
 
    结果这话听在曹仁的耳中,说实话,他觉得真是莫大的讽刺啊!心说要不是因为你们江东军比我军表现得能稍微好那么一点儿,你孙伯符岂会如此对我说话?但是无论曹仁想法如何,他都是接受现实的。那就是,己方之前的表现,确实不如江东军,不如彼方啊。所以他没什么可说的,接受也得接受,是不接受也得接受。
 
   
 
    对孙策的话,曹仁也只能是皮笑肉不笑,那么干笑了两声,而众人何尝看不出来他那个表情的含义呢。可以说在座的人,除了牛金还有孙翊之外,都是人精。无论是兖州军的郭淮还是曹真,无论是江东军的周瑜、鲁肃、虞翻,还是张辽,孙静,贺齐,可真是一个比一个精。
 
    之后孙策和曹仁,他们说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后,曹仁几人便告辞离开了。曹仁说实话,他是一点儿都不想出现在孙策众人的面前,可是也没什么办法,不得不如此。如果说有选择的话,可以不这样儿,那么他绝对不会如此就是了。
 
    又一日,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是再次进攻临湘。对于孙策来说,之前鲁肃他们没破得了城池,情有可原,毕竟黄忠绝非是易与之辈。可自己带五万人马来了,这就不得不说,必须要破了城池才行。
 
    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了,还是自己在军中的威信。毕竟鲁肃他们破不得城池,确实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自己亲率大军至此,要是再破不了,那么显然影响的不止是己方的士气了。
 
   
 
    而城头的黄忠三人是严阵以待,对他们来说,这孙翊、张辽,实在是强劲的对手。哪怕是曹真还有那个牛金,也不简单。
 
    至少黄忠就知道,除了自己之外,无论是黄叙还是糜芳,其实多不是他们四人中任意一人的对手。江东军的那俩就不用说了,至于说兖州军的曹真,也不简单,而牛金呢,也不弱!
 
    联军架上云梯车,开始了新一日的攻城,同样儿也是对黄忠他们和凉州军的新一日的考验。如今对黄忠他们来说,其实也和函谷关吴懿他们差不多少。同样儿他们也认为,这已经不是能不能守得住临湘城的问题了,是,他们自然是希望守得住,可如今来看,希望很是渺茫。
 
    所以,就只能是尽量坚守城池,并且一定要能守住多少时日,就守住多少日。这在昨日联军撤退后,黄忠已经是和黄叙还有糜芳都说得清清楚楚了。
 
   
 
    如今的他们,并不能说就没有信心对付兖州军和江东军,主要还是孙策比较强势,这个黄忠他们没有一个不懂的。之前联军的人马少,确实是己方占优,可如今……(未完待续。)<!--5119+daqxius+13165285-->
 
 
第七〇四章 临湘城联军再战(续)
 
    readx;
 
    如今是人家的人马多了,而己方的人马少,反正相比之下就是少。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这就是事实,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就是如此。而且江东军的张辽和孙翊,都是什么样儿的,黄忠他们也都清楚,就是曹真和牛金,也不用多说了。所以就和之前所说一样儿,黄忠他们确实已经不在乎守不守得住临湘城了,而到底能守住多少日,这才是他们所关心的。
 
    而三人也一直向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至少对于黄忠也好,是对黄叙还是糜芳也罢,他们每个人,到了如今,都是尽了全力了。至于说到兖州军和江东军,无论是曹真牛金也好,是张辽孙翊也罢,他们也是,都尽了全力。他们都知道,如今就是拼了,一方是要多守住城池几日,而另一方,或者说是另外两方,他们自然是要早日攻破临湘,如此而已。
 
    黄忠几人是面无表情回了太守府,对他们来说,如今还能去做的,就是认认真真守城。不管怎么说,守住守不住,那另说,可却必须要尽力,这个是半点儿都没错。
 
   
 
    在太守府的会客厅中,黄忠是简单和自己儿子还有糜芳说了两句。毕竟对于今日的战事,他¤其实也没有太多话说。而之前,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过了。所以这次,也就是嘱咐了两人几句而已。黄叙和糜芳倒是不敢怠慢,知道自己父亲(将军)就这样儿。所以两人也就是不住点头,没有多说。
 
    他们的想法和黄忠其实都一样儿。或者说其实他们还没有黄忠有信心呢。至少黄叙和糜芳看来,这己方就要守不住了。没准三五日这城就破了。是,他们也不想这样儿,毕竟如今两人和这个临湘城,虽说不是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吧,可绝对是荣辱与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守住的时日多,那么最后城破。也有点儿脸在自己主公面前说话。可要是守住的时日短的话,那么可真是,都没脸见自己主公,也没脸和同僚说什么。
 
   
 
    对黄忠他们来说,他们这边儿和吴懿函谷关那儿区别可大了去了。毕竟函谷关在司隶是多重要的军事隘口,这个天下人没有几个不知道的。所以哪怕就是彭羕请马汉私自出兵,这事儿马汉都答应了。这个是有他看重自己和黄权两人之间交情的份儿上,可却也不得不承认的是,谁都知道函谷关的重要性。如果真是一个不重要的地方。马汉未必就一定会带兵去。
 
    哪怕他和黄权的关系莫逆,可却还得说,这个只有像函谷关这样儿的军事要地,才值得他冒着那么大风险。<strong>热门小说网WWW.QiuShu.Cc</strong>亲自带兵去援救。
 
    而黄忠这个长沙临湘,说实话,他就算能找到援军。可人家都不见得会来。更何况,他们这儿可真没有援军。也许去江夏可以。那地方是有人马不假,可一黄忠不会派人求援。二,江夏也是需要守御的地方,他和马汉所在的宜阳可不同,所以就算是派人求援,基本也不会有人带兵来的。
 
   
 
    因此,有了这么两点在,这临湘自然是和函谷关不能比了。如果它也是非常重要的军事重镇的话,那么绝对没说的。可如今长沙是个什么情况,一大半的县,都被联军给占了,而且还都不算是小县城。虽说要是临湘失守,最后长沙就丢,可即便临湘不被攻破,那么其他县城就一定保得住吗?
 
    确实,并不见得,那么救援不救援临湘,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就算是马超在这儿,他都不会让人来救援这儿的。毕竟这如今孙策江东军大军在此,能守住时日久了,那么是黄忠他们几个的本事,就算守不住,其实马超也不会太过责怪他们的,毕竟有几个像霍峻那样儿的?所以也真是,黄忠本事是不错,可在守城方面,他依旧不如霍峻其人。
 
    最后黄忠和黄叙糜芳他们闲聊了几句后,三人就散了。其实说起来黄忠这个时候确实也没太多话说,主要还是休息。毕竟年纪大了,这守个城,比那和敌将单挑大战,也不差什么。
 
   
 
    继续进攻临湘,孙策是有信心早日拿下,至于曹仁,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当然了,如此肯定还是要多仰仗江东军才行,谁让如今人家人多呢。
 
    孙策此时是面对微笑看着己方和兖州军攻城,虽说两军如今早是名为联军,可这个时候,还是孙策江东军占着绝对力量,而且身份地位,曹仁和他也不对等,因此,就是孙策他说上句儿,曹仁基本上也只能是听着了。是,他确实不想这样儿,可如今不这样儿,还能怎么样儿?曹仁可没认为自己能在孙策面前说上句儿,并且还是人家江东军为主力的时候。
 
    对此,曹仁的想法也简单,反正只要是能早日破了临湘,那么其他的,确实真都无所谓了。自己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只要孙策还有江东军众将,不是那么不给己方面子,那么一切都好说。当然了,曹仁的想法是挺好,可实际……
 
   
 
    这个时候心里带兵攻城的四人中,心里想法最多的,绝对就是牛金。毕竟之前他认为自己表现不是那么太好。当然曹真也不认为自己表现就好,只是他的想法能稍微比牛金少那么点。
 
    至于说张辽和孙翊。张辽是没太多想法,只是要带着江东军人马好好进攻就是了。而孙翊呢。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比昨日表现更好,这样儿一来,自己大兄也能高兴不是。
 
    所以四个人,带着他们自己的想法,攻向了临湘。对他们来说,己方人马多,占据着优势,难道还破不了一个临湘?是,他们也知道。黄忠不好对付,可自己两方这么多人呢,他黄忠也不过就三个人而已。至于说凉州军士卒,那就更比两方的人马少了。
 
    还是和之前一样儿,黄忠他们在一样儿的位置,城下的四个,也是如此,还是该谁对付谁,谁就对付谁。
 
   
 
    第一个上城头的。自然还是没出乎所有人预料,依旧是孙策的三弟,孙翊孙叔弼。没办法,他算起来。带兵也就比张辽差点儿,可是他不是黄忠亲自对付的那个,所以自然是没有张辽那边儿那么大的压力。因此。自然是他第一个上来了,并且确实得说。孙翊到了城头后,他心里这个爽。对于此次还是能压张辽一头,他还算是很高兴的。
 
    毕竟他也知道,自己武艺不如对方,对方那武艺,说起来和自己大兄差不多,难分伯仲吧,所以自己自然是不如。当然了,这个也就是他在心里想想,实际在嘴上,孙翊基本还是不会承认的。谁让他看不上张辽那么多呢,如果不是如此的话,他就绝对会在嘴上承认。
 
    孙翊在有的人面前,他肯定不是什么嘴硬或者没脸没皮的人,比如说他大兄孙策,二兄孙权,甚至在小妹孙仁,还有长辈面前,都不是如此。可是在有些不怎么熟悉的人面前,他可能就是另一个样儿了。
 
 
    不过他的想法是挺好,可惜却没招架住,自己手中的环首刀直接被对方的环首刀给崩飞。
 
   
 
    黄叙虽然知道自己武艺不如这个孙翊,毕竟他确实很有自知之明的,如果自己要是真有自己父亲那个武艺的话,在天下,自己还能怕几个?
 
    不过当他发现自己和孙翊武艺差距不小,明显是有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时候,他就一愣。看到自己手中的环首刀被崩飞,他是微愣了一下。可就是这么一愣的功夫,其实就是给了孙翊机会,毕竟黄叙经验确实是不丰富,哪怕武艺不高的武将,可经验丰富的都知道,这玩命儿的时候,哪有多少时间给你去发愣?
 
    但是显然,黄叙不是没听过自己父亲说过这个事儿,可他依旧是给抛到脑后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他觉得是晚了。因为他已经感到自己脖子上,传来了阵阵的寒意。可以说也许有人这个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躲开的。不过这些人当中,却绝对不包括黄叙。
 
   
 
    黄叙肯定不是什么短命的人,就当孙翊也以为自己会直接了断了黄叙的时候,却是异变突起。孙翊的环首刀,直接就被一支羽箭给射中,他自然是没能向黄叙的脖子上切过去。一下就偏了,而黄叙则趁机后退了好几步。不过即便如此,算是险中求生,可他此时还是满头大汗,显然这给他吓得不轻。
 
    救黄叙的那支箭矢,自然是其父黄忠射的。其实孙翊上到城头的时候,黄忠自然是早就注意到他了。不过他这边儿还没把张辽给逼退下云梯,自然是不会对孙翊出手,除非是必要,要不然不会这样儿。
 
    不过当他看到孙翊已经出现在自己儿子面前的时候,他心里就咯噔一下,心说不好,所以他是赶紧拈弓搭箭。因为距离的原因,黄忠知道,自己速度可没有箭矢快就是了,所以这个时候,该做什么该如何做,他是清清楚楚。要不可真是,他白活那么大年纪了,经验丰富啊。
 
   
 
    而黄忠一箭直接是本着孙翊的兵器去的,他没对付人。毕竟黄忠心里清楚,自己箭矢对人的话,如果孙翊真和自己儿子同归于尽的话,那么可真是,有自己后悔。哪怕他不认为这个事儿会发生,可黄忠绝对不会去赌这个。(未完待续。。)<!--876+dbqgliuea+3950065-->
 
 
第七〇五章 临湘城联军再战(完)
 
    readx;
 
    因此,黄忠的一箭是本着环首刀去了,而不是本着孙翊去的。[&#28909;&#38376;&#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14;&#101;&#109;&#101;&#110;&#120;&#115;&#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他这一箭是为了救人,而不是去杀人。
 
    其实说起来黄忠是擅长射箭,这个一点儿都不错,可在城头上,他很少这样儿。不是说他就对自己箭法没有什么信心,主要是他心里也清楚,这射箭对付士卒的话,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基本上很少有人能躲开。不过对付敌军的几个大将,其实却不然,要不然黄忠一箭就能射死一个大将的话,那什么张辽孙翊他们也太逊了吧。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