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发彩票|平台%

他心里就暗笑以他就三人的了解何尝看不出来三

 同样儿,他何尝不是跟马超还有刘备,他们一齐争锋呢?所以曹操有了如此一说,听在荀攸和程昱的耳中,两人此时也只是微微一笑。<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cc</strong>↖↖diǎn↖小↖说,..o
 
    然后曹操是继续说道:“二位觉得,那孙伯符此时战事,会如何啊?”
 
    荀攸和程昱两人对视了一眼,显然他们是对自己主公的话有所预料的。毕竟自己主公那个性格,他们两人还能不知道吗。所以对此,两人确实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愿意听什么话,喜欢听什么,所以荀攸此时说道:“主公,属下以为,那孙伯符虽说带领五万人马兵临临湘城下,可那凉州军老将黄忠,却绝非易与之辈!”
 
    曹操闻言一笑,随即问道:“那么公达以为呢?”那意思就是说,你荀攸认为他们会输?
 
    荀攸则是笑道:“属下虽说还是认为有孙伯符出手,临湘城必破,可因为有黄忠在,所以江东军此次的人马也许不会伤筋动骨,但是……呵呵!”
 
   
 
    最后荀攸没多说,不过却是笑了两声,那意思其实就不言而喻了,曹操程昱他们都明白。
 
    曹操此时是微微diǎn头,他也没再问程昱,他都知道,这程昱和荀攸,他们两人基本在大方面上,不会有什么太大区别的。毕竟要真算起来,两人一个是比较擅长军事上的谋略。而另一个是比较擅长算计人,虽说看起来不是一模一样儿。这个不假,可真说起来。其实很多地方,都是想通。毕竟你军事谋略上,还得算计人,而带兵打仗的,从上到下,还不都是人吗。
 
    之后曹操和他们简单聊了两句后,便说道:“好了,二位随我出战,咱们再进攻函谷关!”
 
    “诺!”
 
    两人知道。自己主公又要动兵进攻函谷关这个天下雄关了,按照这个意思下去的话,日复一日,函谷关必到己方的手里。夏侯兄弟可不是乐进,所以有他们在,何愁破不了函谷关?如果真要是连他们三人加一起都破不了函谷关的话,那么大军就直接撤退吧。
 
   
 
    曹操再次出兵,众人在函谷关下,随着其一声令下。夏侯兄弟和乐进便带着兖州军人马,攻向了函谷关。如今的战事对三人来说,他们确实是越来越有信心了。毕竟这个风向变了,这胜利的天平慢慢向己方倾斜了。所以他们的压力,确实是减少了一diǎn儿。
 
    而真要算起来,是吴懿他们的压力增加了。没办法。那夏侯兄弟,确实不一般。[]至少他们三个没觉得他们比对方强,是人家比自己强。但是这如今的战事紧张。谁都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力来,要不然的话,这肯定要吃亏。
 
    凉州军虽说还是能占到一diǎn儿便宜,但是显然,如今这所能占到的优势,是越来越少了。反而是兖州军,他们对函谷关的进攻是慢慢越来越强,看来已经是誓死都得破了雄关啊。所以吴懿他们的压力还能少吗。
 
   
 
    双方六位将领,对这攻关和守关,如今可以说都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可不是嘛,这都已经都少时日了,兖州军和凉州军鏖战在函谷关,可以说是吸引了天下人一些眼球,说不关注,那都是假话。
 
    无论是如今在荆州的马超,还是在长沙临湘的孙策,乃至于江陵城内的刘备,就算是远在辽东的公孙度,可以说没有一个不关心司隶函谷关战事的。虽说都认为兖州军必破函谷关,可到底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破了雄关,这个谁也不知道。
 
    对于马超来说,他确实也没有指望着吴懿他们一直能守得住函谷关。毕竟这可是曹操亲自带兵,是,曹操不是没失败过,但是亲自领兵,还让夏侯兄弟都上去攻关了,要是再破不了函谷关,那么兖州军众将士,确实可以说都回豫州还有兖州种田去吧。
 
    对于己方所面临的压力,就是马超他也不得不承认。
 
   
 
    “杀啊……”“冲啊……”“杀……”
 
    此时喊杀声震天,伴随着兖州军的号角和擂鼓声,在夏侯兄弟和乐进三人的带领下,兖州军士卒架上云梯车,开始了今日的进攻。兖州军这几日以来,因为有夏侯兄弟的加入,可以说绝对是越战越勇了。这个关上的吴懿三人和凉州军士卒,可以说是最有体会的。
 
    依旧是夏侯兄弟和乐进三人奋勇争先,显然将领要是还不如士卒的话,那可真是,白混了。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不如就趁早回家去种田吧。而不管是兖州军还是凉州军、江东军,甚至是刘备的汉军,公孙度的辽东军,哪个攻城将领可都是身先士卒的。
 
    至于有攻城直接就往后退的将领,基本上那么一两次,那当主公的就绝对不会用他了。毕竟那样儿的将领,只能给军队增加负担,却是不会给军队增加什么好处。所以剩下的基本都是,不管本事如何,至少是合格的攻城将领。
 
   
 
    依旧是夏侯惇第一个上来的,这一下就让吴懿是压力大增。这位实在是太狠了,那是绝对的狠人。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吴懿带着士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给他逼退了。可是即便如此。凉州军依旧是有些伤亡,比之前要多,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之后吴懿依旧是带着人马去对付夏侯渊,毕竟黄权一个人,确实是很难对付得了其人。不过加上了吴懿,确实是为他分担了不少的压力。夏侯渊也在两人带兵攻击下,被逼退了下去。
 
    最后一个乐进,还没上来,不是马汉厉害。关键是今日他这边儿的士卒比较给力。所以吴懿和黄权两人确实是有这个空闲再次对付继续登着云梯的夏侯兄弟。他们两人可不是乐进,所以还真是,不得不让吴懿他们重视。
 
    夏侯惇心里确实不爽,可以说自己比关上的那几个强多了,但是上了函谷关之后,自己却是终究要被凉州军士卒一拥而上给逼退。
 
   
 
    他是不怕什么,可到底要什么时候,己方的士卒才能都上来,要不然。会这样儿吗?夏侯惇虽说不是什么谦虚的人,这个不假,可却也绝对不是什么自大自狂,那么傲气的人。至少他就知道。就凭自己,也许在千军万马下,杀个进出。只要没有弓箭手和弩兵什么的,那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毕竟那可是在马上。算是自己的长项,就凭自己手中铁枪。天下比自己武艺高的,那都是双手能数得过来。除非是有弓箭手和弩兵,要不然的话,自己是什么都不怕,也无所谓。
 
    可这在关上在城头上,那就不一样儿了,自己步下武艺虽说还成,可终究是不能和马上相比。在马上,就凭自己手中的铁枪,无论是步兵骑兵,都不在话下。可在关上呢,自己面对着凉州军都步卒,确实是双拳难敌四手,这自己兵器也不是用的铁枪,而是环首刀,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擅长的啊,所以自己确实是不擅长在步下作战,尤其是在城头关上。
 
   
 
    夏侯惇,他确实是有自知之明,而其弟夏侯渊也是一样儿。他的想法和其兄长也差不多少,都知道,作战最后胜利与否,非是自己兄弟两人,包括乐进,能不能在关上出现。关键的还是己方的士卒,到底能上到关上多少。
 
    就拿如今来说,显然是不行。当然了,要是说自己兄长和自己两人,加上乐进,三人,都能同时出现在关上,并且在关上待得更久的话,那么己方士卒也自然会上来的越来越多,这个也确实。可同样儿,己方士卒上来少,自己和兄长、乐进三人也确实是支持不了多久,毕竟凉州军人家这城头就是步卒,而且战力还不弱。
 
    可自己呢,自己兄长呢,包括乐进,却都不能算是步兵的将领,步下都不是自己和兄长擅长的,乐进可是还不错,但却还不如自己兄弟呢。
 
   
 
    毫无疑问,最后依旧是在曹操让兖州军鸣金的声中,夏侯兄弟和乐进都带兵撤退了。
 
    最后乐进倒是上了函谷关,可没一会儿,就被吴懿、黄权还有马汉三人给逼退了。也是,吴懿和黄权都能腾出手来,连夏侯兄弟都在城头待不了太长的时辰,乐进又能如何呢?
 
    无奈,三人带兵撤退,心里是老大的不满意,可谁也没表露出半diǎn儿来。都知道,自己主公既然是让鸣金收兵,那么自然而然,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其实三人何尝又不知道,这就算给自己三人再多时辰,今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建树了。因为这优势还不在己方这儿,在人家凉州军那儿。
 
    曹操看到已经带兵撤回的三员大将,他心里就暗笑,以他就三人的了解,又何尝看不出来三人的不满呢。别看没表露出什么来,可身为主公的他自然是知道,越是如此,其实就代表三人心里的不爽。
 
   
 
    对此,曹操也知道,自己该说几句就必须要说,毕竟这当主公的,说起来可不能让属下寒心,哪怕夏侯兄弟和曹操是亲人,哪怕乐进也是其器重的大将。不过怎么说呢,这关系近,却不代表永远都一个样儿,所以身为奸雄的曹操,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话,他也不是那个曹孟德了。
 
    所以曹操对三人简单说了几句,那意思就是,看三位和士卒也都劳累不短的时辰了,所以这个时候就让士卒鸣金了。显然这不是曹操的真心话,可自己主公能当着所有人面如此说,夏侯惇三人就知道,已经算是自己主公给自己三人天大的面子了。所以三人还多想什么呢,还不是自己主公说什么,就听军令就是了。
 
    对他们来说,说是自己主公不信任自己三个,这不是,要不然再换几个攻城将领,也不是说就一diǎn儿不可能。所以自己主公能这么说,已经就算是不错了。
 
   
 
    三人不是那么贪心,那么特别好面子的人,所以这个事儿自然就是那么过去了,他们也没多想什么。
 
    对此,曹操满意了,荀攸和程昱两人是对视了一眼,彼此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然后曹操把手一挥:“各位,回营!”
 
    “诺!”
 
    兖州军将士跟着自己主公回了大营,看起来,自己主公心情好像尚可,至少不是什么不爽的表情。(未完待续。。)<!--876+dbqgliuea+3942025-->
 
 
第七〇三章 临湘城联军再战
 
    曹操确实没什么特别不爽的心情,毕竟一切都是所料之中,而且己方可以说表现越来越好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不爽,不满意的。曹操虽说不是那么特别容易知足的人,可他肯定也不是那么不容易满足的人。
的彭羕,也如此。
 
   
 
    结果等三人下了关后,来到了府邸,彭羕见到他们之后,也询问了几句,虽说大体上他都知道,不过具体的却还得是三个当事人说一遍了。
 
    听了三人所说的战事进展,彭羕心里也叹气。这如今的情况,是对己方越来越不利,对兖州军是越来越有利。这把马汉给整来了,是起到了作用,可人家也不是吃素的,夏侯兄弟都上了,就这么两个人,可以说抵得上千军万马啊。
 
    彭羕也没有什么办法,首先如今的情况。就死守函谷关就是上上策。什么偷营劫寨,那都是找死。放着这么个雄关不去利用,不用长处用短处,还是用短处去碰人家的长处。这就是败笔。所以别说是彭羕了,就是吴懿他们,也绝对不会有一个人会如此。
 
    除非说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实在是不行了,才能来个鱼死网破。【\网 w ww.aixs】不过你想法倒是挺好。可你这鱼会死,到时候死了,可人家网却未必会破。
 
   
 
    四人在会客厅中是简单说了几句,无非就是互相勉励,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这样儿了。对他们来说,其实早就不是守住还是守不住函谷关的问题,而是到底能守住多少时日的问题。如果说在最开始的几日,那个时候,吴懿黄权他们,还有心要守住函谷关。但是这个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了。就算是有,可那不过就是一两成的心思吧。
 
    毕竟真说起来,如果就兖州军这么一点点儿在关下鏖战的话,那么函谷关必破。至于说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还真是,没有人知道。<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Mianhuatang.cc</strong>吴懿四人不知道,曹操他们兖州军一方,同样儿时不知道。
 
    如果最快的话,可能明日。甚至今夜关就被破了。那么要是晚的话,也许数日,十数日,甚至数十日之后。函谷关才会破。当然了,甚至更久的时日,这都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己方的粮草,支持四五个月,那确实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临湘,江东军大营。孙策的中军大帐中,他是和众人说着什么。
 
    以前鲁肃算是给曹仁面子,所以都在兖州军大营,曹仁的中军大帐内议事。可孙策来了,这当然就得转移了,就算是孙策让在曹仁的中军大帐内议事,他都不可能同意。毕竟这身份和地位的差距在那儿摆着呢,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改变得了的。
 
    因此,对于这个事儿,众人都没人多说,联军鸣金后,除了兖州军士卒之外,他们回了自己的大营,剩下的所有人,都跟着孙策回了江东军大营。而此时此刻,曹仁众人更是出现在了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听着其说话。
 
    就听孙策说道:“今日战事,叔弼和文远,发挥得都不错,算是让我军在凉州军面前,展现出了我军应有的风范!”
 
    显然,他对孙翊和张辽两人,还是满意的。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