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发彩票|平台%

黄忠自然不认为就一定守不住城了但是他也知道

  而要拼双方实力的话,兖州军的士卒确实要强那么点儿,可如今在临湘呢,显然是人家江东军的人马多,这就不是如今在临湘的兖州军所能比的。所以用实力来说话,曹仁也得看孙策的脸‘色’,不是吗。而且两人彼此见到后,还没忘了打招呼,“孙将军,请!”“子孝将军请!”
 
    孙策确实算是给曹仁面子了,哪怕不是他主动和曹仁说话。这个事儿基本还不可能,毕竟孙策是什么身份地位,而曹仁又是什么身份地位。不对等的关系,还不是一军,所以不可能。
 
    当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再一次进攻临湘的时候,守城的黄忠,却是发现今日的不太一样儿了。和平时相比,兖州军倒是和平日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江东军却是有所变化。当然了,黄忠一下就想到,是不是因为之前江东军大营的动静,所以才造成了如此?毕竟他也是怀疑,之前在江东军大营的动静,是孙策在大营内誓师。而且隐约听到的喊声,也证实应该是如此。
 
    所以这个事儿,这回算是对得上了。因此,这么一想,黄忠倒是觉得这也没什么,很正常。
 
   
 
    可同时却也不得不承认,考验自己三人和己方士卒的时候到了。哪怕江东军陆上的战力,确实是不如己方,可以如此状态,如此士气来死拼的话,这他们未必就会吃亏多少,而己方也未必能占到多大的便宜啊!这绝对不是黄忠就没有什么信心,是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
 
    他不得不多想这些,哪怕这个在他看来是很正常的,可却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可没有几个像霍峻那样儿,还比较变/态,非得是遇到越强的敌军来进攻,他就越兴奋。当然他自己是没觉得有什么,毕竟没几个人不想进步的。可在其他人的眼中,他确实不是那么太正常。
 
    黄忠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对敌,他不得不如此啊。知道自己不小心,是不行。而自己那不肖儿子和糜芳,可真是,虽说不至于是两个摆设,可确实,真是指望不上多少啊,就得靠自己和城头的士卒才行。靠他们两个,估计到了最后,黄‘花’菜都得凉透了吧,要无力回天了。
 
    所以他也没对两人说什么,不过黄忠认为他们俩也应该能看出来点儿东西。
 
    ...q<!--36550+dsuaahhh+32554860-->
 
 
第七一三章 战临湘联军再攻(完)
 
    所以黄忠也真是没对黄叙和糜芳他们抱什么希望,毕竟两人都什么情况,他还能不清楚吗。[&#28909;&#38376;&#23567;&#35828;&#32593;&#82;&#101;&#77;&#101;&#110;&#120;&#115;&#46;&#67;&#111;&#10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所以也真是,这如今就只能是靠着自己和己方士卒了,而黄叙糜芳他们,还真是帮不了大忙。
 
    而此时另一头的黄叙和糜芳两人,确实也发现了今日江东军的不同来。兖州军倒是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太一样儿的地方,可江东军呢,看着好像是疯了似的,这……他们想起了之前的事儿,也就是从江东军大营内,传出的喊声来。虽然听不太清,到底喊了什么,可是大体上,当时听了士卒前来禀报后,他们也不是没想过,估计也只可能是孙策在誓师,要不不会这样。
 
    当时黄忠虽然没说什么,黄叙和糜芳两人也没有问,可是他们两人却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坚定之色。显然他们的想法都是一样儿的,而看到自己父亲(将军)也没对自己两人说什么,他们自然也没有多问。再之后,没多久兖州军和江东军的联军便再一次来进攻了,直到此时此刻。所以他们两人想到此处后,是再一次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其实不止是城头的黄忠黄叙还有糜芳他们看出了端倪来,这江东军可和平日里不太一样儿。就是城下的曹真和牛金,当然也包括在后观战的曹仁还有郭淮他们,都早看出来了,这今日的江东军确实是起了变化。当然了,曹仁他们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江东军如此。
 
    而且曹仁心里还暗想,心说这孙伯符在大营誓师,还确实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自己是不是也要给己方来个誓师呢?不过他也就是一想而已,这事儿。曹仁还是不会做的。毕竟在临湘这儿,兖州军和江东军,那可是不一样儿。因为如今两军虽说是盟军,是联军不假。也不错,可因为孙策带五万人马到来,这此时此刻,如今的主导,早已经就是他江东军一众人了。
 
    对此。他们江东军是大头,而且曹仁心里也清楚,最后临湘城破,这城池肯定是人家的。那么己方只要做到己方应该做的,那么就可以了。所以其实也并不是非要像他们江东军一样儿,曹仁是不认可这个的。而且要是在己方大营誓师的话,曹仁也觉得让人认为是模仿孙策。
 
   
 
    所以曹仁不会和孙策一样儿,也在兖州军大营来一个什么誓师,这事儿至少暂时不是他会去做的。mianhuatang.cc [棉花糖小说网]至于说以后,那倒是没准。不过此时此刻。却还是不会。而这其中最为主要的原因,其实那个,就是曹仁他不想让人认为,自己是去模仿,去模仿他孙策,所以这个才是他最不能接受的。如果要是没有这个顾虑的话,还别说,也许曹仁会改变他的想法,这也不一定啊。
 
    临湘城的战事,可以说今日是最为激烈最为惨烈的。哪怕就是兖州军。在看到了江东军大多数士卒都像疯了似的之后,他们也爆发了。毕竟这个就怕对比,兖州军从上到下,无论是曹操。还是手下将士,包括普通的士卒,可从来不认为在陆上的作战,他们比江东军还要差。可是如今这个情况,却是不得不让人认为,这江东军倒是比兖州军还要厉害了。可不是吗。
 
    所以这绝对不是兖州军所能接受的,无论是曹仁,还是郭淮,乃至于如今带兵攻城的曹真和牛金,都是如此想法。就连兖州军中普通士卒,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自然是爆发了!
 
   
 
    黄忠一看此时此刻兖州军的表现,他就是微微皱眉,心说这果然是照不利于己方的方向发展了。这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他不可能一点儿都不担心担忧。如果要是这么快就被敌军给城池破了的话,黄忠自己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主公,自己这张老脸可丢人。
 
    但是自己丢不起那个人啊,这人年纪越大,有人可能是不是那么太在乎自己的脸面,这样儿的人,有。可有的人呢,因为年纪越大,他可能就越在乎自己的脸面,这样儿的人可能更多。而黄忠,他显然不是前者,而是后者。他是更在乎自己的脸面,至少在自己主公面前,黄忠认为自己当然还是不丢脸来的更好。所以要是不能尽力去坚守城池,这么快就破了城的
 
    话,这绝对不是自己所希望的。因此,他心里很清楚,今日这己方肯定是要血战了,而己方可能讨不得好,但是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难道就能讨到什么好处吗?想好,那都是做梦!不是黄忠看不起看不上兖州军和江东军,实在是这己方多少还是占优的,而还没有大势已去。
 
   
 
    还没到那种程度,黄忠自然不认为就一定守不住城了。但是他也知道,要想守住临湘,己方肯定不能少伤亡,但是兖州军和江东军呢,他们也不会好过就是了。如果自己要是不让他们更加损失惨重,自己也别在军中混了,直接解甲归田,和自己主公请辞,回乡种田去吧。
 
    也许那个更适合自己,想到这儿,黄忠心里就是一笑,心说自己要真是成那样儿了,那么自己可别再混了。而此时此刻,他是大喝了一声,让全城头的士卒,和自己一起,阻截敌军。
 
    其实不止是黄忠还有黄叙他们发现了江东军和兖州军和平日不一样儿,就算是守城的凉州军士卒。其实也一样儿如此。至少他们日日都在城头驻守,和兖州军还有凉州军也不知道打交道多久了,所以还能不熟悉他们吗?可今日,刚开始他们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时辰久了,他们确实是发现了,这兖州军和江东军,怎么突然就像是发疯了,这真是不活了?不要命了?
 
    对此。要说凉州军士卒一点儿都不惧,那都是纯扯,不过大多数的士卒,表现还是不错的。
 
   
 
    毕竟说凉州军士卒,身经百战,那都是没错的。当然了,人家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也不是吃素的,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卒。不过在战力上,确实还是凉州军士卒技高一筹。凉州军士卒战力要强于兖州军士卒,而兖州军士卒也比江东军士卒强上那么一点儿,这个都是不错的。
 
    江东军的疯狂,让孙翊没一会儿就登上了临湘城。对他来说,今日听到自己兄长的话后,他都是热血沸腾的。对孙翊来说,自己要是不尽早登城,那都说不过去了。就从前几日,就不难看出来,显然自己这儿。是最薄弱的地方,至于那个黄叙,更不在话下,他根本就抵挡不住自己。当然那个兖州军那儿。那个曹真是没有城头的将领防守他,可他本事不如自己啊。
 
    这不是孙翊自大自狂,而是说的事实,他心里清楚,曹真本事是不错,自己也承认。可在带兵攻城方面。他却是不如自己了。至于说其他的,自己倒是不认为他什么地方都不如自己,可是在大多的方面,自己认为可以超过他,这是孙翊的自信,而不是什么自大自狂,不是。
 
   
 
    张辽、曹真还有牛金,都看到孙翊第一个上去了,他们也知道,自己也得加把劲儿了。不过他们心里却也想着,这个孙翊孙叔弼,确实是有两下子,别考虑其他的什么原因,至少其人带兵攻城的本事,就不差什么。张辽没觉得对方比自己就差什么,而曹真和牛金两人在心里更是认为,其实自己两人是比不上那个江东军的孙翊的。这位确实不是吃素的,有两下子。
 
    孙翊一上来,凉州军士卒,就是之前对付他的那些个,顿时是如临大敌。没办法,这个孙翊厉害,确实是比较强,这前些时日,都已经是验证过了,可没有一个敢小看了他,一点儿都不敢啊。其人什么武艺,凉州军士卒自然也算是心里有数,知道这些人,一时半会儿,未必就对付得了他。而且之前他差点儿伤到自己将军的事儿,他们中不少人还是历历在目呢。
 
    黄叙这次绝对是学聪明了,他也知道,自己武艺在人家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自己那水平也就是比三流能强那么点儿,可人家绝对是二流巅峰的武艺,自己和人家根本就比不了啊。
 
   
 
    按理说黄叙的本事,不应该那么逊,至少黄忠是什么武艺,可他儿子确实有点儿虎父犬子了。当然这个还是因为当初那个原因,就是黄叙身体不好,要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像如今这样儿。如今其实还算是好了,就因为马超,要不然的话,黄忠父子为何是那么给马超卖命。
 
    说起来,还不是因为这个的原因吗?而且也确实是,黄忠以前算是怀才不遇,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当然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把经历都放在如何让自己出名,如何让自己在军中出人头地上。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儿子身上,如何能治好自己儿子的病,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等黄叙的病情被控制住了走后,黄忠也都很大年纪了,这个时候,哪怕他本事依旧是不小,可要想出人头地,哪有那么容易的呢。所以要不是碰到了马超的话,就算是他投靠刘备,也绝对不会像今日这么出名。毕竟马超是什么实力,而刘备如今才是什么实力,差距啊。
 
    张辽也像是被孙翊给刺激了似的,他这个时候却也是登上了城头,和黄忠战在了一处。
 
   
 
 
第七一四章 战临湘联军再攻(续一)
 
    readx;
 
    而且看其人箭法就知道,显然对方的天赋,不会小了。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所以无论是对黄忠其人的武艺,还是他超群的箭法,可以说张辽心里还是很佩服的。如果黄忠不是敌对的将领,那么也许两人的关系还能不错。但是这如今的情况,两人分属敌对,这就确实不是能变成如何好的关系了。
 
    此时张辽大喝了一声:“再来!”黄忠也同样儿是不甘示弱,大喝道:“怕的你否!来!”
 
    喊完后,两人是再一次战在了一出。不过显然还是张辽处在下风,毕竟武艺的差距在哪儿,哪怕两人用的都是环首刀,虽说不是马上的兵器,可也算是他们比较擅长的。但是就因为都算是两人比较擅长的,所以这个确实没有什么差距,至少在兵器上,两人是没什么大区别。
 
    两人是再一次战在一处,当然也没少了凉州军士卒的帮衬。江东军的士卒倒是也想对付黄忠,可却都给凉州军士卒给阻拦了下来。而凉州军士卒那么多,所以自然是有不少都对张辽进行了围攻。他知道,自己按照如此下去,估计没有十几个回合,就得被城头的众人给逼退!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